• <form id="f1vkm"></form>
    <form id="f1vkm"><noframes id="f1vkm"><wbr id="f1vkm"></wbr>
  • <form id="f1vkm"><center id="f1vkm"></center></form>
    <wbr id="f1vkm"><noframes id="f1vkm">
    <wbr id="f1vkm"></wbr>
  • 首頁 > 首頁 > 熱點 > 正文

    從“堡長”到電詐頭目,起底明學昌和緬北“第五家族”

    僅4天的通緝,緬甸果敢自治區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集團重要頭目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3人便被抓獲。

    據公安部官網消息,11月12日,浙江溫州公安機關依法對緬北果敢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集團重要頭目明學昌、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4人公開懸賞通緝。11月16日,在緬甸各方的大力配合下,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3人被成功抓獲并移交我公安機關。當日,接緬甸駐昆明總領事館通報,緬方11月15日夜組織對明學昌抓捕,其間明學昌畏罪自殺身亡。

    在果敢自治區的當地媒體報道中,明學昌是緬甸撣邦議會原議員,被尊稱為“老領導”,多次出席當地各大重要活動。

    新京報記者采訪多位與明家接近的人,勾勒出這位緬北電詐頭目的一生。

    據接近明家的人稱,明學昌早期靠做生意當上“堡長”,曾是“果敢王”彭家聲的部下,2009年,明學昌跟隨曾是彭家聲副手的白所成脫離果敢同盟軍,自己和直系親屬開始擔任官職,2011年開始任緬甸撣邦議會議員、果敢自治區副主席、果敢自治區日常工作委員會和領導委員會委員。

    在明學昌的帶領下,明家一步步發展壯大,從早期從事販毒、博彩等開始,后為牟取暴利,發展出臥虎山莊等臭名遠揚的詐騙集團,并利用家族武裝為電詐集團保駕護航。一位果敢自治區的警察告訴新京報記者,明家雖不在“四大家族”之列,但“已經能稱得上第五大家族”。

    11月16日,在緬甸各方的大力配合下,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3人被成功抓獲并移交我公安機關。來源:公安部刑偵局官方微博

    覆滅

    明學昌在緬甸當地媒體的最后一次亮相,是在10月26日。

    10月26日當天,果敢自治區召開專項工作會議,明學昌等果敢自治區領導出席。會上,明學昌等老領導還對電信詐騙對地區造成的嚴重影響進行介紹,并就相關打擊工作發表建議。

    四天后,據果敢當地媒體報道,10月30日,緬甸政府委派軍方專項對臥虎山莊涉詐團伙進行調查、搜捕,當天就在臥虎山莊抓捕了700余名中國籍非法入境涉詐人員。10月31日,經地方警察部隊的搜捕,臥虎山莊在逃的300余名中國籍犯罪嫌疑人被分別抓獲。

    臥虎山莊是明家的主要產業之一,由明學昌的兒子明國安控制。臥虎山莊也是果敢規模最大和最早的電詐園區之一,是電信網絡詐騙公司的老巢。

    果敢一接近明家的警察告訴新京報記者,那塊地是明國安的,他跟幾個中國人合作開發后建成,之后便租給一中國籍老板使用。

    受到高薪招聘信息的誘惑,歐陽自偉曾來到緬甸,后被轉賣至臥虎山莊。他稱,臥虎山莊有四幢樓,里面皆是詐騙公司的辦公場所,很多持槍的人站崗巡邏,那些人就是明家的武裝勢力,保護著這個園區,也控制著山莊里其他人的人身自由。

    在臥虎山莊內部,有明家自己的牢房。歐陽自偉為了逃離詐騙集團,曾從三樓跳了下去,隨后因找媒體曝光此事,被明家關在臥虎山莊長達11個月。歐陽自偉自稱被關在一個幾平米大的牢房里,房間里多的時候能有32個人,少的時候也有7個人左右,氣味很臭,上廁所就用垃圾桶和塑料袋,只有吃飯時才能排隊出去。

    上述果敢警察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曾經受人之托去臥虎山莊救過人,但是過程特別驚險:先去踩好點之后,由于不放心,還帶了兩個兵一同前往。

    上述警察說,那天,自己直接把車開到臥虎山莊的樓下,臥虎山莊的民兵端著槍在樓上盯著,自己甚至不敢走出汽車一步。方帶去的兩個軍人,也同樣持槍警戒,防止臥虎山莊的民兵突然開槍。等要解救的人從樓上下來,他們就直接把車開到國門。整個過程一刻都沒敢停。

    明家的覆滅,便是從臥虎山莊開始。

    據緬媒Shwe Phee Myay News Agency,11月5日下午,在緬甸果敢老街一處明學昌家族名下的地產工地挖出了兩具尸體。該處工地為明學昌家族名下的地產,因近期工人進行下水道維修工作,才發現兩具被黑色塑料袋包裹的尸體,身上沒有明顯外傷,可能是窒息而死。

    據公安部官網消息,11月12日,浙江溫州公安機關依法對緬北果敢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集團重要頭目明學昌、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4人公開懸賞通緝。

    經浙江省溫州市公安機關偵查發現,以明學昌為首的犯罪集團長期組織開設詐騙犯罪窩點,公開武裝護詐,實施針對中國公民的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詐騙數額巨大,在公安機關嚴打高壓態勢下,仍不收斂、不收手,繼續大肆組織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并涉嫌故意殺人、故意傷害、非法拘禁等嚴重暴力犯罪,情節極其惡劣、危害極其嚴重。

    中國警方對明家四人發布通緝令之后,一段懺悔視頻也在網絡流傳。視頻的主人公是明菊蘭的丈夫畢會軍,也就是明學昌的女婿。

    在視頻中,畢會軍呼吁詐騙園區趕緊開門,他說,“我們果敢搞電詐掙的錢,都是中國老百姓養老錢、看病錢、救命錢,多少家庭支離破碎,多少人傾家蕩產。果敢不能再從事電詐活動了,絕不能再對中國人民造成傷害了。這次中國政府下定決心,不清除電詐決不收兵。你們千萬不要再抱任何幻想,目前老街正在發生戰事,隨時可能發生傷亡,如果電詐園區出現中國人傷亡,這個后果我們根本承擔不起,中國政府一定會讓我們血債血償。”

    11月16日,在緬甸各方的大力配合下,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3人被成功抓獲并移交中國公安機關。

    央視新聞的一段視頻顯示,明國平、明菊蘭、明珍珍三人已經入境中國,在南傘口岸前,他們帶著手銬和腳鐐,被移交給中國警方。當日,接緬甸駐昆明總領事館通報,緬方11月15日夜組織對明學昌抓捕,其間明學昌畏罪自殺身亡。

    自上而下,分別是明學昌、明國平與明珍珍。來源:緬甸妙瓦底電視臺

    “堡長”

    清水河口岸連接著中國和緬甸,明學昌“發家”之前,就住在清水河的對岸,和云南人李亦安(化名)一家人就隔著一條河。

    李亦安稱,兩家的交情從父輩開始。由于千絲萬縷的遠房親戚關系,兩家人常?;ハ嘧邉?。一旦雙方共同的親朋好友辦喜事,他們都會穿越國門,在緬甸或云南的宴席上相見。李亦安年幼時,還總跑去明家玩耍。

    李亦安介紹,明學昌有四個孩子,通緝令上的明國平是明學昌的大兒子,明菊蘭則是大女兒,他還有一個兒子叫明國安,曾是警察營的營長,早年間因為墮馬成為植物人,一直癱瘓在床。而通緝令上出生于1996年的明珍珍,則是明學昌的孫輩,“不是親生的,抱養來的,因為頭腦靈活,被認作了明家的人。”

    在李亦安看來,早年間明家還是低調而樸素的一家人。明學昌年輕的時候,總和李亦安的父親一起玩,李亦安的父親和朋友們都叫他“常箐山老乖”,意思是常箐山的老頭。由于大家都窮,早年明學昌還和李亦安家的長輩一同去村里偷過雞。

    為了賺錢,明學昌一家人一直在做生意。彼時,明學昌還沒當上領導,由于當地交通不便,多是崎嶇山路,人們沒什么像樣的交通工具,他就搞起“馬幫”,組織起一群趕馬人,帶著騾馬隊來往兩國,將米、油等貨物用來交換東西,或者賣錢。

    后來,明國平、明菊蘭等人開始做生意,李亦安還曾和他們一同合作賣過糧食。李亦安記得,當時明家在緬北有很多地,自己種不完,就租給沒地的人種,產出來的糧食跟他們對半分。收了糧食之后,他們有時會賣給李亦安。李亦安從他們手里進過玉米,從緬北買來是五六角一斤,拉回云南的鎮上之后,能賣到八九角一斤。

    據稱,當時,明家偶爾也會做一些毒品生意??恐錾?,他們家在村里成了較為有錢的人家。李亦安說,不久后,明學昌就成為村里的“堡長”,“這就好比中國某個大村,分成好幾個組,每個組有一個人負責管轄”。

    “這說明他當時確實有點小錢了。”李亦安從小在邊境長大,熟知緬北的“人情世故”,他說在那里,基本上就是有錢人說了算。

    2023年7月23日,明學昌及其夫人的六十九歲壽辰,很多人前來賀壽。來源果敢大眾網

    “老領導”

    1998年,還在“果敢王”彭家聲統治時期,44歲的明學昌就已經升職,擔任果敢東山區副區長,隨后升任區長。

    在此期間,果敢一警察曾因職務關系見過明學昌一面,明學昌給他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彼時,一位果敢地區的女孩被拐賣至外國,解救回來時,在云南鎮康縣需要打一個證明,才能回果敢。該警察去找明學昌打證明,明學昌對他豎了個大拇指,說,“我們果敢如果多幾個你這樣的人多好。”

    2009年,緬甸軍隊同彭家聲的部隊發生沖突。彭家聲的副手白所成聯合高級軍官魏超仁、劉國璽等人在此時機,背叛彭家聲,發起“八八事變”,推翻了原本掌權果敢的緬甸民主同盟軍,和彭家的對頭劉正祥一起瓜分了彭家原本的勢力范圍,成為果敢的“四大家族”。

    白所成起事時,明學昌選擇追隨。此后,白所成搖身一變,成為果敢自治區主席。隨著白的上位,明學昌也被提拔為果敢縣長,2011年他還任緬甸撣邦議會議員、果敢自治區副主席、果敢自治區日常工作委員會和領導委員會委員。

    而明學昌的兒子明國安,開始擔任老街警察營的營長,明國平則擔任果敢自治區石園子鄉民兵中隊中隊長,也掌控一定的武裝力量。

    明家一時間飛黃騰達。他們搬離了原來的住處,建起別墅,同和以往的親朋好友交往也變少,李亦安等人幾乎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上述警察記得,明國安當上領導之后有點“囂張”。由于其有“軍政企”等各種身份背景,在當地被認為是“黑白兩道通吃”的人物,提起明家,人們開始用“無惡不作”這個詞來形容。在明國安的身后,總是跟著身著制服的警察。但是某天,明國安突然想要騎馬,然而卻在街頭從馬背上摔下來,自此成了植物人,癱瘓在床。

    即便明學昌后來退出果敢自治區領導崗位,他依然有不低的社會影響力。

    在果敢當地媒體中,常常以“老領導”對其進行稱呼。今年7月,果敢當地媒體報道稱,7月23日是果敢自治區第一屆領導委員會常委明學昌及其夫人的六十九歲壽辰之日,果敢自治區行政管理委員會各級領導、單位部門、軍警以及知名企業、社會團體、各行各業等紛紛自發前來明府道賀,向老領導明學昌送上最真誠的祝福。

    一果敢警察說,當地各大家族旗下均有各自的媒體力量,在適當時機為他們說話。李亦安說,明家建的學校往往也是給家族內部或者產業內部的子女上學使用,亨利集團也修建了亨利私人貴族學校。

    “他們拿槍說話的。”上述警察說,本身明家的兒子就掌握了一定的軍方勢力,隨著明家勢力擴大,他們還通過各種手段擴大家族的武裝力量,包括招募人員擔任家族民兵、購買武器等。

    該警察還說,有時候中國老百姓去緬北投資做項目,小生意他們從來不管,但是如果是大生意,比如說都蓋樓,那明家或者四大家族就會盯上,把人搞定。兩三年前,一個來投資的老板就被盯上了,為了活命,直接逃回國門,把車子和錢都扔在了緬甸。

    “明家做一切的事情,都是和利益有關的事。”李亦安說,明家發達之后,有時候也傳出風聲來,說像李亦安父親這樣的老一輩人,和他家的關系好,有什么困難可以去找他們。“這幾年,親朋好友中也確實有人去找明家借過錢,但是明家往往隨便給幾千塊錢打發走。”

    像明學昌過壽這樣的大事情,也不再邀請過去的親朋好友,而是成了“大佬”間互相送禮和往來的場合。李亦安最后一次和明家接觸,是幾年前,明學昌的孫子明光忠考上大學,明家送來請帖,邀請李亦安一家人前去喝喜酒。

    李亦安發來一段視頻,明家的別墅已經人去樓空。受訪者供圖。

    “難啃的骨頭,都可以賣給臥虎山莊”

    臥虎山莊早已是臭名遠揚的詐騙集團。

    歐陽自偉在緬甸木姐的詐騙園區時就知道,臥虎山莊是當地出名的黑公司,“大家都說,再難啃的骨頭,都可以賣到臥虎山莊。”沒有那里收拾不了的人,進去的人都能被打服,或者被壓榨干凈。他在被轉移至臥虎山莊時,曾因拒絕做電信網絡詐騙而被打數次,“每天打兩次,讓你吃飯的時候,就拿著長棍來打你,打完就逼著簽自愿做電詐的協議。”

    有果敢警察告訴新京報記者,最開始,臥虎山莊還不是做電信網絡詐騙的,只是一個吃飯的地方,有一個小賭場,還有一個專門練槍用的地下室。最初,那個地下室白天都開著門,任人進出,吃完飯就可以在那里練槍。但到了2020年左右,明家就開始將臥虎山莊租給電信網絡詐騙公司,由明學昌的兒子領著民兵進行保護。

    一份出自四川省營山縣人民法院的判決書揭示臥虎山莊的集團化管理模式。

    2018年,福建籍男子阿斌和阿誠等人在臥虎山莊組建犯罪集團,形成一個較為固定的犯罪團隊,以虛假發放貸款的方式從事電信網絡詐騙犯罪。他們設立了負責撥打詐騙電話的“拉手組”,和負責實施具體的貸款詐騙的“代辦員組”,以及“財務組”“后勤保障組”等。

    這一犯罪組織,便受到了明家的武裝保護。他們內部實行“公司化”運營管理,且管理嚴格,每個成員均使用外號,上下班及食宿時間統一規定,居民身份證、手機等個人物品在上班期間均要交由管理人員統一保管。

    歐陽自偉說,在管理方面,臥虎山莊和其他園區沒有太大區別,一個人一天得交150元左右的安保費和生活費。每個人都被定下遙遙無期的業績標準,即使是詐騙賺來的錢,也得分至少三四成給公司,完不成業績就要扣錢或者被打。

    在云南邊境生活的李亦安,因為人脈眾多,此前偶爾會有人請他幫忙從緬北撈人出來。但只要人在臥虎山莊,李亦安從來不敢碰。

    李亦安說,明家不止臥虎山莊一個地盤,在清水河和石園子也有園區。在他眼中,這些地方就是最難接觸的“硬骨頭”,那里管理相當森嚴,講究利益最大化。除了骨干人員之外,其他人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哪怕家屬花錢贖人,也不會放人出來。他聽朋友說過,臥虎山莊問家屬要錢,從來都是錢到手也不放人,而且還得持續騙家屬兩三次,直到把他們的錢榨干。

    即便明李兩家曾有舊交,但李亦安知道,在利益面前,明家并不會給面子放人。事實上,李亦安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曾經的童年玩伴。隨著明家的電信網絡詐騙事業越做越大,明家的人出行都帶著兵,“怕被伏擊。”李亦安說,為了發展電詐產業,幾大家族之間常有沖突,總會突然去某某家搶人,尤其是技術人員。

    明家人被捕后,李亦安向新京報記者發來一段視頻,明學昌家的別墅已經人去樓空,一副蕭條模樣。由于遭受過炮彈的襲擊,院子里還零散著落葉和磚頭。

    11月16日,央視新聞報道稱,公安機關將徹查該犯罪集團全部違法犯罪事實,依法嚴懲。公安機關有關負責人表示,將繼續對緬北電信網絡詐騙犯罪集團緊盯不放,深入推進專項打擊行動,加大對緬北詐騙集團重要頭目的緝捕力度,堅決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公安機關正告緬北涉詐犯罪集團,要認清形勢、丟掉幻想,立即停止一切犯罪活動,停止一切侵害中國公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行為,盡快釋放全部中國籍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嫌疑人。

    公安機關有關負責人表示,將繼續打擊緬北涉我電信網絡詐騙犯罪,堅決鏟除犯罪土壤,依法嚴懲犯罪嫌疑人,堅決維護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和合法權益。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