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orm id="f1vkm"></form>
    <form id="f1vkm"><noframes id="f1vkm"><wbr id="f1vkm"></wbr>
  • <form id="f1vkm"><center id="f1vkm"></center></form>
    <wbr id="f1vkm"><noframes id="f1vkm">
    <wbr id="f1vkm"></wbr>
  • 首頁 > 首頁 > 熱點 > 正文

    縣醫院以“省級醫院托管”名義招聘515人,籌建7年未開業托管告吹,衛健局回應

    “在省級醫院學習培訓了5年,沒想到等來這樣一個結果。”在和當地衛健局談判多輪后,2月27日上午,湖南省長沙縣人民醫院醫生陳釗(化名)依然感覺前途未卜。

    2017年,長沙縣政府官宣與湖南省人民醫院簽訂合作協議,由湖南省人民醫院整體托管籌建中的長沙縣人民醫院。此后的幾年中,該院以長沙縣人民醫院(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名義招聘了515名員工,其中200余人為碩士以上學歷,他們都在湖南省人民醫院學習培訓,等待醫院開業。

    然而,2023年底,長沙縣人民醫院仍未開業,這些員工卻被長沙縣衛健局告知,縣里和省人民醫院的合作辦醫被終止,所有員工需回長沙縣各醫院輪崗,可能面臨降薪。

    一石激起千層浪。多名員工稱,他們因為“省人醫”才應聘該院,合作辦醫終止會影響到醫院的發展以及個人收入和前途。

    長沙縣衛健局回應極目新聞記者稱,長沙縣人民醫院計劃于今年年內開業運營。對于這500余名員工的工資待遇、回縣分流等問題,工作人員表示,已經進行溝通回復。

    醫院設計圖(圖片來源:星沙觀察微信公眾號)

    為省級醫院而來

    陳釗是湖南某高校2018屆碩士畢業生。畢業前夕,他看到了長沙縣人民醫院(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的招聘公告。公告顯示,該院是一所正在建設中的醫院,雖然地址在長沙縣,但建成后由湖南省人民醫院整體托管,是一家三級綜合醫院。

    這些條件對陳釗的吸引力很大。當年,他報考了該院,經過筆試和面試等程序后,順利被錄取。在陳釗與甲方簽訂的事業單位聘用合同中,甲方名稱和簽章均為長沙縣人民醫院(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

    招聘公告(圖片來源:長沙縣政府官網)

    陳釗回憶,2018年,跟他一起被錄取的有200余人,大部分都是碩士學歷。極目新聞記者在當年的招聘公告看到,為了給醫院提前儲備人才,該院2018年計劃公開招聘258名臨床醫技人員(其中博士30名,碩士228名)。

    當年11月,完成入職手續后,第一批入職的員工按要求先到湖南省人民醫院相關科室進行輪訓及??茖W習,直到長沙縣人民醫院開始運行為止。

    根據當年的招聘公告,長沙縣人民醫院是該縣“十三五”重點工程,于2017年啟動建設,計劃在2021年竣工投入使用。然而,直到2024年2月,長沙縣人民醫院依然沒有開始營業。

    遲遲未開的醫院

    2022年,還在建設中的長沙縣人民醫院開啟了第二輪招聘,本輪招聘對象主要為護理人員,計劃招聘141人。

    當年3月,余悅(化名)在湖南省人民醫院官網看到了招聘信息,并參與報考。她畢業于某一本高校,報考該院時,在其他醫院有工作經驗。

    “當時來大家都是沖著‘省人醫’來的,他們醫院的目標也是打造一個三甲醫院。”余悅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當時所有的筆試、面試等招聘流程,都是在湖南省人民醫院完成的,個人檔案也是交到省人民醫院。進入醫院后,余悅在省人民醫院的多個科室輪訓,疫情期間還曾去長沙縣支援。

    建設中的醫院(圖片來源:長沙縣政府官網)

    在2022年長沙縣人民醫院(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的招聘公告中,官方稱醫院計劃2023年竣工投入使用,較此前公布的投用時間推遲了兩年。

    “2022年我們曾經有人問過醫院的開業時間,上面給的口頭回復是,開業時間不會超過2023年底。”陳釗告訴記者,到2023年底卻有消息傳出來,稱長沙縣政府與湖南省人民醫院解約了,而且醫院的開業時間遙遙無期。

    此時,陳釗已經在湖南省人民醫院“培訓”了5年。而就在2023年2月,醫院還曾開展過第三批招聘,公開招聘工作人員47名。

    收到回縣的通知

    2023年12月,余悅所在護理部負責人召集長沙縣人民醫院的員工開會,告知他們的規范化培訓要結束了,原因就是醫院和政府“解約”。

    2024年1月起,余悅和其他培訓學習同事與省人民醫院的關系,從“規范化培訓”變成了“進修”。同時,他們被長沙縣衛健局要求,分批次全部分流到縣里各所醫院進行輪崗。

    2月2日,長沙縣衛生健康局召開了首批回縣輪崗人員會議,通知在省人民醫院學習的員工去往長沙縣其他醫院工作。

    輪崗會議(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余悅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她們護理人員大部分是和長沙縣人民醫院簽的聘用合同。分流的政策下來后,長沙縣人民醫院領導稱,回到縣里其他醫院,工資績效會進行調整,可能會降薪。另外,編外人員會施行勞務派遣,跟第三方簽訂合同。

    “最關鍵的是‘省人民’的托管沒有了。”長沙縣人民醫院員工張忠新(化名)稱,大家是看到該院以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的名義招聘,才放棄其他就業機會前來入職?,F在雙方解除合作,沒有了“省人醫”托管,醫院不僅沒有按當初的承諾履行合同,后續的發展、業務量都是未知數,對個人的收入和發展肯定會有很大的影響。他們認為,長沙縣人民醫院應該給予補償。

    366人的手印

    陳釗給記者提供了一份366人簽名、摁手印的異議書。根據該異議書提出的要求,如果他們被安排到長沙縣其他醫院輪崗,不能變更現有的工資待遇,同時享受縣里的相關人才引進培育政策;各項福利待遇應當參照前者進行,依據工齡、職稱及相關政策上漲,并出具相應書面紅頭文件;同時書面明確他們調去其他醫院的性質,以及將來回到長沙縣人民醫院上班的期限。如果無法滿足這些需求,可以提前一個月告知并解除勞動合同,同時參照《勞動法》支付經濟補償。

    異議書(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24年1月至2月,雙方多次協商,均沒有明確結果。陳釗稱,每次談判,院方對員工的訴求都沒有明確答復,也不愿意將任何口頭答應的事情落在紙上,以文件的形式明確下來。

    陳釗告訴記者,雖然長沙縣人民醫院至如今都沒有開業運營,但歷經三批次招聘,員工已經有515人,其中有220人為碩士或博士,整體學歷非常高。另外,經過多年省級醫院平臺培訓,其中不少人通過中級甚至高級職稱考試并聘任主治、副主任醫師。如今,被分流到縣級醫院“跟班學習”,陳釗和同事認為現有的帶教老師不具備帶教能力,因為“學歷層級與職稱水平不及我們團隊”。

    張忠新也表示,醫院的回縣人員輪崗安排并不合理,不少崗位與醫生的職業范圍不匹配。

    曾經的托管協議

    據長沙縣融媒體中心官方微信“星沙觀察”消息,2017年11月3日上午,長沙縣人民政府與湖南省人民醫院簽訂緊密型醫療合作協議。根據協議,湖南省人民醫院將整體托管長沙縣人民醫院,讓長沙縣百姓享受到與經濟發展相匹配的健康服務。該消息稱,醫院2017年啟動建設,計劃2020年建成。當天,湖南省人民醫院院長、長沙縣縣長都到場出席了簽約儀式。

    此后,在公開信息中,該院名稱定為“長沙縣人民醫院(湖南省人民醫院星沙院區)”。此前,在湖南省人民醫院的官方網站和院內的戶外宣傳欄,星沙院區和天心閣院區、馬王堆院區、岳麓山院區并稱為該院的“一院四區”。

    一院四區(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根據長沙縣人民醫院發布的一份事業單位法人年度報告書,長沙縣人民醫院由長沙縣人民政府投資建設,湖南省人民醫院整體托管20年。

    2024年2月9日,長沙縣衛健局在紅網“問政湖南”平臺回應網友稱,長沙縣人民醫院項目建設已進入收尾和驗收階段,同時正積極進行醫院開診運營前設備安裝調試、人員安排及前期準備工作,計劃2024年年內開業運營。

    “開業時間官方說法都已經往后延了很多次了,誰也不知道今年能不能開業。”張忠新說,目前,他們已經有不到100人按要求回縣里輪崗。

    還能恢復托管嗎?

    2月26日,長沙縣衛健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回應極目新聞記者稱,縣人民醫院計劃今年年內開張運營。對于這一批醫務人員的回縣分流工作,政府有執行專班專門進行負責。“安排輪崗,是讓他們提前熟悉這邊的醫療環境,共同參與縣人民醫院開業的前期工作。”

    該工作人員表示,對于醫院員工的訴求,已經進行溝通回復。

    對于該縣與湖南省人民醫院的合約是否解除,長沙縣衛健局人事科一工作人員表示,“之前有合作,聽說后來協議終止了。”至于為何終止,其并未透露。這位工作人員還稱,醫院員工曾經向12345等多個平臺反映了相關訴求,包括拒絕回縣分流、保證待遇等問題。此前衛健局也專門召開過多次會議,對此有相關通知,也已經進行解釋。

    官方回應(圖片來源:紅網“問政湖南”)

    記者發現,2023年8月,有網友在紅網“問政湖南”平臺上詢問,“長沙縣人民醫院是否還是由湖南省人民醫院托管?”長沙縣衛健局答復稱,“在長沙縣和湖南省人民醫院的共同配合努力下,目前項目建設已進入收尾階段,同時雙方繼續合作辦醫,爭取盡早開診運營。”去年8月之后,未見官方發布有關雙方終止合作的消息。

    不過,極目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內部文件《長沙縣衛生健康局關于長沙縣人民醫院在職人員進修的函》明確寫道,“因合作辦醫終止,長沙縣人民醫院財務需進行相關審計……”27日,極目新聞記者多方聯系湖南省人民醫院,截至發稿前未獲回應。

    陳釗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他已經在醫院培訓了5年,如今他即使辭職再就業,在醫療系統也已經沒有了年齡優勢。“如果能夠恢復托管,那就是最好的結局。”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